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诗词歌赋 >

希望有人,让你觉得这个人间值得

发表时间:2021-11-30栏目:诗词歌赋 人已围观

文章摘要听着她们的交谈,我在月凉似水的夜晚泫然饮泣。那几个老婆婆虽然没有文化,没有口才,也没有任何地位和名声,终其一生都在付出...

  最近这段时间天气很冷,北风呼啸,天也暗得早了。

  昨晚我去市场买菜,走到小巷中间,在一棵大树旁,看见树下围着几个人在窃窃私语,我就顺道去看看。

  只见一位孕妇站在寒风里不住地哭泣,她身体微瘦,不合体的衣服,双肩在颤抖,嘴里在哽咽地说些什么,旁边有两个老姨在劝慰。

  尽管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却分明感觉到,她内心的悲伤和绝望。

  这是怎么了?我问身边的一位老太太。

  “她是我的侄女,刚结婚才半年,不过这一次是二婚,她的前夫有了外遇,她给他留下一个孩子,那个孩子还小,如今得了FEI炎在医院,天天哭着找妈妈,侄女如今又怀孕了,可是她思念孩子,经常以泪洗面。”

  看见这样一幕,不由想到现代社会离婚率居高不下,最受伤害的还是孩子,爸爸一个家,妈妈一个家,剩下一个孩子,好像是多余的,再婚家庭的配偶一般都不会接纳孩子,这样的创伤在他们心里也许会长达一生之久。

  走在小巷里,不由想到,成年人的世界,没有谁生活得容易。那个孕妇的心里也许本就已经是千疮百孔,天冷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她的心已冷了。

  人生实苦,但希望有人能够让那位孕妇感觉到温暖,让她感觉这人间值得。

  这个世界有时是个冰冷的世界,有时也是个温暖的世界。

  走到小巷的尽头,我看见有一些老人还在摆摊卖菜。呼啸的北风,打在他们的脸上,发出呜呜的响声。

  这条巷子,悠长悠长的,我买完菜往远方眺望,不知道为什么,看见那些摆摊卖菜的老人,总会想起十年前的北漂岁月,想起那个叫双槐树的小巷。

  那个时候,我住的地方叫双槐树。闲暇之余,我常常带着女儿在小巷里玩耍,那里是小孩子的乐园,环境幽静,偌大的地方只有一个古典石桥,车辆和行人寥寥,只有三个老婆婆在小巷里摆地摊卖一些旧衣裳。

  她们每天黄昏都不约而同地骑上三轮车到那里摆摊,暮色渐合的小巷子里,常见一些民工去买他们的衣裳,她们的衣裳有八成新,还很便宜,民工们常常心满意足地买上一包回去。

  在我看来,她们的日子一点都不幸福,本该晚年拥有安逸生活的她们却每天奔波劳累,可是奇怪的是,在我与她们相邻的这段时间内,却没有听到丝毫的怨言,她们始终都由里而外闪耀出一份喜乐的神采。

  我和卖旧衣的老婆婆谈过几次话,她们声音悦耳满脸慈祥,整个人充满一种难言的温和。

  我怀念双槐树,并不只是因为那里有小桥流水,有美丽的夕阳,那些虽美,却不是生活的。我爱的是那里有一分闲情和人间烟火味道,陪孩子们在草地上嬉戏,看看卖旧衣的老婆婆勤劳无私的生活,我会觉得很温暖,心灵就整个振作清醒起来。

  我常常在沉默中想起她们来,她们的身世对我一度是个谜。

  卖旧衣的老婆婆在双槐树那一带卖了十年的旧衣裳,已经成为那一带夜生活里人尽皆知的人。有一次我带着女儿散步时,无意间听见两个学生家长的攀谈,她们说这三个老婆婆都是附近一个教会里的义工,平日生活极为俭朴,晚上卖的这些旧衣裳所赚取的费用都捐给孤儿院了,十年如一日,风雨无阻……。

  听着她们的交谈,我在月凉似水的夜晚泫然饮泣。那几个老婆婆虽然没有文化,没有口才,也没有任何地位和名声,终其一生都在付出大爱,而且爱人所不爱,让人钦佩,她们把爱心带给了孩子们,不少孩子都与她们有深厚的感情。有的孩子长大后在外读书或者参加了工作,常寄营养品或回来看望老婆婆,而婆婆也常常为他们代祷,当看到有孩子受洗时,她们更是乐得合不拢嘴。

  那三位婆婆虽然年迈,身体上也有各样的病痛,但她们很乐观坚强,她们心里面有一条属天的通道,与葡萄树紧密联合,不断支取大能,她们虽然年迈,爱心还那么丰盛,每次想到她们总是叫我灵里得力,她们像山谷里的百合花一样盛开在荆棘中,满有属天的馨香与美丽。

Tags: 值得  希望 

上一篇:不要做一个忘恩负义的人

下一篇:没有了

本栏推荐

相关专题